《中國高等教育》刊登王卓君書記署名文章《文化強校 助推中華民族復興偉業》

發布者: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2013-05-08瀏覽次數:11

2021年,即建黨100年的時候,要把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2049年,即建國100年的時候,要把中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跨入發達國家的行列。這是黨的十八大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出的兩張明確的路線圖和兩個明確的時間表。這個路線圖和時間表既凝聚了幾代中國人的夙愿,也表達著當下中國人民對美好未來的期許和追求,更構筑起56個民族、13億多中國人奮發向上、不斷進取的強大動力和精神支柱。誠如習近平同志所判斷的:“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有信心、有能力實現這個目標”。越是接近目標,就越需要堅定的信念支撐。被譽為“社會的良心”、“社會進步的動力站”的大學如何把握歷史大勢,認清大學教育事業在中華民族復興偉業中的基本功能和責任使命,以“文化強校”的大學發展理念實現偉大的中國夢,是每一個中國大學人都需要深度思考的焦點問題。

一、歷史大勢與大學的功能

大學既是文化發展的重要成果,又是文化建設的重要載體。傳承文化、創新文化、文化育人和服務社會基本功能的實踐形態和價值向度,既是歷史的,也是現實的;既是傳統的,也是創新的;既是中國的,也是世界的。在這個意義上說,大學功能的實現程度和有效水準不是獨立于社會經濟關系或者政治權力關系而存在著的純文化觀念系統,而是不能脫離社會經濟關系或者政治權力關系的結構化過程。因此,將大學功能放在一個動態的社會結構和社會行動再生產過程的歷史大勢中來思考,是具有深刻的方法論意義的。

大學教育事業的發展在總體上與整個世界近代化和現代化的歷史具有高度重合性。以數百年來的幾個“先發國家”為例,從中世紀賡續至今的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培養出了但丁和哥白尼,為意大利的文藝復興和近代科學的發展提供了一大批人才;英國12世紀創辦的牛津大學、13世紀創辦的劍橋大學,為后來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成功、第一個世界科學中心的誕生以及產業革命的到來奠定了人才基礎;洪堡創辦的柏林大學強調了科學研究的重要性,將教學與科研統一起來,為19世紀后半期德國的國家發展提供了巨大的制度創新保障;從殖民地時期就有反抗強權傳統的哈佛大學與耶魯大學,培養了美國多位總統和諾貝爾獎得主……可以說,時代的發展語境為大學教育事業的進步提供了可能和規定了方向,而大學教育事業的發展則為時代進步注入了強大動力和創新的文化命脈。

發端于風雨飄搖、民族危亡時刻的中國現代大學,從一開始就肩負起救亡圖治、興國安邦的歷史使命。最早一批現代大學的起起落落與清末民初的國運和時局同樣緊密聯系在一起,折射出民族復興的艱難歷程。正如錢穆先生所說,舊中國“大學教育不僅發展較緩,而且始終未能達到學術獨立之水準。全國最高教育托命在留學制度上……”[1]國家興則大學興,與中國社會發展高度契合的當代中國大學處于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時期,無論是國家投入、資源配置,還是師資水平、研究成果,抑或是招生人數、校園規模,綜合實力的提升使中國的大學在人類文明進步中獲得了新的功能定位和發展空間。

“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面對國家的興旺和大學教育事業的繁榮,我們信心滿懷,但是六十多年前黃炎培先生的“歷史周期律”言猶在耳。1945黃炎培先生到延安訪問,對毛澤東說:“我生六十多年,耳聞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單位都沒跳出這個周期律的支配力。”當時,毛澤東同志的回答是:“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而今,習近平同志的回答是:“始終與人民心心相印,與人民同甘共苦,與人民團結奮斗,夙夜在公,勤勉工作”。中華民族偉大的復興之路正處于“爬坡”的關鍵期。面對著滾滾而來的金錢至上、物質崇拜、物欲橫流的大環境,我們必須堅持獨立思想,堅持信念,堅持精神操守,充分發揮大學應該肩負起傳承文化、創新文化、文化育人和服務社會的基本功能,用大學的正能量,打造民族復興框架。

二、文化強校與民族的復興

大學該如何打造民族復興框架?什么是大學助推民族復興的核心?在我看來,最重要的就是文化強校。這種“文化強校”,并不只是有形的校園文化環境,更多的還是一種培育心靈世界核心價值觀的“大文化”理念。將“文化強校”上升到中華民族復興戰略的高度,大學在加強自身的大學文化建設的同時,應積極承擔文化傳承創新、文化輻射引領和文化服務支撐的重要使命,以助推中華民族復興偉業。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對于文化地位和作用的定位,經歷了一個不斷深化、逐步清晰的過程。如今,我們越來越認識到文化不是簡單的紀念碑、人造的景點、歷史的廢墟,而是民族凝聚力之泉、綜合國力的重要體現、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文化具有極強的滲透性、柔韌性和持久性,它像空氣一樣無時無處不在,能夠以無形的觀念深刻影響著有形的存在。大學聚集了大量科技、文化精英,通過知識研習、創造、分享,以及與社會的互動而對社會文化有著巨大的影響。“大文化”不僅把大學里各種學科門類包含進來,更是要讓我們從物質層次的文化、制度層次的文化,上升到觀念層次的文化。從這個意義上說,文化強校就是重視大學以價值觀為核心的精神生產,保證卓越的理念在高校不斷涌現,進而向社會不斷輻射“正能量”。 大學里的一切行為,幾乎都是文化行為,大學的發展,都是文化的結晶。我們要實現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的目標就需辦好大學教育事業。所以,以文化強校是大學教育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證。

1、“文化強校”意在令師生員工對偉大祖國和民族文化產生持續的認同共識。中華民族經過五千多年的發展,形成了迥異于西方的文化傳統和民族精神,這是我們的文化根基。然而,若沒有人們有意識、自覺地體認,這種民族文化會成為存在于人們生活之外的沒有現實活力的東西。大學應充分發揮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學科優勢,通過深入研究挖掘使傳統文化煥發出應有的光彩;大學應當利用各種渠道和平臺將最新的研究成果分享給師生。對祖國和文化的認同絕不只是思想政治課的內容,而應該貫穿整個大學課程體系、科研體系和校園文化體系中。同樣的,近代以來特別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在各個歷史時期培育形成的偉大精神,經歷了時代的積淀與淬煉,對整個民族產生了強大的影響力,是當代文化的核心價值觀。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延安精神、大慶精神、“兩彈一星”精神、雷鋒精神、改革開放精神,這些既是黨和國家的寶貴精神財富,也是新時期推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的不竭力量源泉。在高校師生中回顧與重溫這些精神,既提示我們不能忘記老一輩革命家的政治理念,也告誡我們不能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了為什么要出發。

2、“文化強校”昭示我們如何更好地服務于教育強國。黨的十八大提出建設學習型、服務型、創新型的馬克思主義執政黨,而我們的國家也在向創新型國家邁進。服務的意識、創新的理念,都來自于學習。高校把自身文化建設好了,才能為提高全民的思想、道德、科學、文化素質服務。習近平同志在中央黨校建校8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增強本領就要加強學習,既把學到的知識運用于實踐,又在實踐中增長解決問題的新本領”。學習就是人們不斷了解客觀世界,改變自己的行為,使自己的行為能夠適應客觀世界的過程,在知識經濟的時代,學習是人終身的事情。高校給年輕人提供的群體學習的機會非常珍貴,群體學習的中心就是通過人們互相的交流,實現互相啟發,這一點在創新上非常重要。從復雜性觀點來看,創新不是個別人的聰明才智或者是靈機一動,而是組織里的成員,為了適應環境的變化,通過交流碰撞而產生的一些新的思想、新的做法。時代的要求給高校提出了新的課題:如何改革“老師滿堂講、學生拼命記、一支粉筆一堂課”的教學模式,怎么能夠在高校里鼓勵獨立思考、培養創新型人才。建設創新型國家是一個長期艱巨的任務,當我們把文化強校與教育強國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時候,才能意識到,宏觀層面的創新型國家需要微觀層面的學習型組織的再造。

3、“文化強校”旨在推動高校成為社會文化的“壓艙石”。在全球化、網絡化背景下,人們更需要以自己獨特的文化形象給世界一個清晰的指認。法國學者哈布瓦赫提出了“集體記憶”(collective memory)的概念,“存在著一個所謂的集體記憶和記憶的社會框架;從而,我們的個體思想將自身置于這些框架內,并匯入能夠進行回憶的記憶中去”[2]。我們有很多傳統的文化成果,早已內化為國人的集體記憶,也就是大家說的“文脈”。如何通過一代代的傳承,通過各種形式進行宣傳與弘揚,讓這些集體記憶在下一代的心中生根并永遠地延續下去,值得大學花大力氣去研究和探索。當今大學不應該也不可能成為“象牙塔”,因為這割斷了大學與社會的文化紐帶。大學更應該成為社會文化的“壓艙石”,為社會文化“兜住底線”。當社會發展出現某些文化需求卻得不到滿足時,文化結構的失衡時,很多人的眼光會自然而然地投向大學,希望大學能夠給出一個解釋或回應。大學應當把社會需求和市場需求結合起來思考社會文化的整體構建,要提倡跨學科的研究和綜合,推動不同學科的交流對話,鞏固社會既有的積極道德觀念,守護社會的精神文明,共同擔負起社會文化系統的預測、修復、綜合、完善的責任。

三、大學精神與文化強校的實踐路徑

大學精神是文化強校的立命之本,是助推中華民族復興偉業的精神內核。以“內化于心,外化于行”為雙重價值向度的文化強校,作為大學精神的具體化的實踐形式,既要拷問良知修養,又要仰仗制度保障。具體而言,文化強校需要堅持或選擇以下實踐路徑。

1、營造書香校園,推崇敬畏學術的文化氛圍。在學術研究方面,大學應著力營造一個先進的學術創新文化環境。學術傳統的形成需要長期積累,通過感化、融化和同化發揮作用。梅貽琦的“大學者,非大樓之謂也,而有大師之謂也”的論斷已經流傳了多年,但是真正要做到絕非易事。大學校園的文化氛圍突出表現為大學精神,作為大學文化之核心組成的大學精神,是大學在辦學的歷史過程中形成的辦學理念和大學人的共同價值追求,是大學文化的精髓和核心所在,是大學之魂,是大學生命力的源泉。大學精神反映了學校特有的價值取向,呈現了大學的品格,也是影響和指導大學人的基本信念、基本準則,它通過大學生的文化素質、教師的人文素養和學校的文化品位而表征。在高校運行管理方面,高校也應該成為書香校園,敬畏學術的文化管理典范,為師生創造有利于發展的“文化微環境”。從管理思想史看,文化管理是人類在經歷了經驗管理和科學管理之后的第三種管理理念。一種好的學術文化氛圍能滋潤和滲透到所有成員的心靈,提升人的自律精神。文化管理實際上將文化作為管理手段,從外在形式上看,比如說高校拍一個形象宣傳片、開通官方微博、舉辦各種文化活動、表揚先進等等,都可以算作文化管理,但是從核心來看,它依然訴諸于師生員工共同價值觀的建立和延續。

2、陶鑄高校師生人格,增強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現代傳媒技術的發達,各種文化、思想、觀念以空前的速度進入中國。面對西方文化的質疑甚至挑釁,面對多元“文化沖擊”,有些年輕學子顯得不知所措,甚至開始人云亦云。因此,如何借助文化的力量看清國家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問題、正確對待東西方的“接軌”、“認可”、“民主政治”、“發展模式”等問題,成為鑄就和增強當今中國大學師生人格、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的焦點問題。文化本身具有教育、啟迪、陶冶、審美、愉悅等功能和作用,大學文化有著鮮明的創新性、先導性、獨立性、開放性以及批判性。在人才培養過程中,我們要“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從學術文化、制度文化、管理文化、校園文化等多個角度探索和推動文化育人,使高校培養的人才擁有胸懷天下的正氣、敢為人先的銳氣、勇于擔當的豪氣。加強高校黨建工作與文化育人工作的貼合度,形成有特色的高校黨建路徑。一方面,廣大高校師生應該清醒地認識國情、民情,自覺接受主流文化的輻射與引導,做中國文化的傳承者和創新者,另一方面,高校要在文化育人中注重對師生人格的精神鑄造,讓學生在大學里打下一層厚厚的健康人生底色。在社會由工業化向后工業化轉型背景下,大學文化強校的價值觀不僅追求人的發展的全面性,還追求其對于社會發展需求的適應性,追求大學發展的自主性。以“文化強校”的大學發展在本質上應該是自主的發展,而不只是被動的適應。

3、培育銳意進取、創新協作、崇尚成功、包容失敗的科學精神。在“政產學研用”這個協同創新的鏈條中,“學”與“研”兩個環節的任務主要落于大學主體。過去大學教師和研究人員重“道”而輕“術”,不太在意科學技術發展中政府的導向與市場的需求。這就要求更新大學的辦學理念,既摒棄辦學中的功利主義傾向,樹立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相統一、經濟社會發展與人的全面發展相統一的新理念,又在師生中提倡艱苦創業、自主創業、與時俱進、創新發展、勇創一流、追求卓越等進取精神,為國家的科學發展、和諧發展提供不竭的驅動力。大家都知道瓦特與蒸汽機的故事。瓦特當年是英國格拉斯哥大學的一名教學實驗儀器修理工,他在改進蒸汽機時應用了格拉斯哥大學布萊克在熱學方面的理論成果,后來他又得到了實業家波爾頓的經費贊助。十幾年間,瓦特經歷了各種失敗而波爾頓也一度瀕臨破產,最后他們終于在1782年制成了復動式蒸汽機,基本完成了現代蒸汽機的發明和改造,開創了第一次工業革命的“蒸汽時代”。瓦特的成功不僅是物理課的趣聞,不僅是個人的奮斗,更是大學將技術、科學與市場緊密結合的經典案例,這樣的理念也是當下中國最為需要的。高校包容了瓦特的失敗,也孕育了他的成功。因此,文化強校的落腳點絕不僅僅是大學文化,而在于大學對國家貢獻度的不斷增長。

4、樹立“功成不必在我”的大學發展理念。當前大學教育面臨的兩大惡果:一是知識的實用化、功利化,一切與實用、功利無關的知識都被大學所拒之門外;一是精神無操守,拒絕精神的追求和堅守,導致了大學的精神貧困。隱藏在知識實用化和精神無操守背后的則是“功成必在我”的狹隘領導觀。文化強校是一項長期的工程,要樹立“功成不必在我”的大學發展理念。大學發展水平是中國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國家文化軟實力的直接體現。“空談誤國,實干興邦”,我們要把中國夢變成現實,必須大力弘揚求真務實的精神和作風,繼續埋頭苦干、頑強拼搏。一個大學要實現文化強校的目標,其領導者在也必須認識到這一工作的長期性,要做到“不貪一時之功,不圖一時之名”。

大學是人類知識的生產者、繼承者和傳播者,也是人類倫理道德的根據地和制高點,更是整個社會良心、公平和正義的精神堡壘。在一個缺乏經典的年代,大學要創造充滿書香的校園環境;在一個價值多元的時代,大學要堅持學術、人格與操守合一的人格精神;在中華民族復興的偉業中,大學要秉承“身教重于言教”的中國古訓,力戒浮躁、虛榮、投機的不良習氣,大興誠信學術、誠信人格之大學風氣。



[1] 錢穆.國史新論[M].北京:三聯書店,2001.

[2] [法]莫里斯?哈布瓦赫.論集體記憶[M].畢然,郭金華譯注.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

日日干夜夜猛射日本毛片高清 自由成熟的性爱,思思99热久久精品在线6,久久国产自偷拍,99久久爱re热6在线播放,国产av偷拍在线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